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维生素的博客

用我的视觉展现世间的美丽

 
 
 

日志

 
 

打草的女兵——在大西江的日子  

2008-09-02 16:49:12|  分类: 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维生素

         前几日同朋友去了北京最高峰灵山。让我想起了在兵团的日子。人老了常会追忆往事,或多或少还会有伤感之情,感叹岁月的无情........

       那年我去大西江打草是1971的夏天,正是夏锄的农忙季节。当时还在农业连队二连。我清楚的记得,我们第一次只去了四个女生。从连队到大西江的路程是20公里左右,我们乘做的是马车,马车走在崎岖凹凸不平的小路上,躲开了连长的视线逃避了紧张的夏锄,锄头换成了钐刀(学名叫:钐镰)。我们像放飞的小鸟,在马车上唱着、笑着、欣赏着路边的野花。几次从马车上掉下来。快到中午我们到了大西江的一块草甸子。吃午饭的时候才发现由于一路的颠簸带的水几乎洒光了。烈日当头,整个上甘岭,草没打多少就返回了连队。

      打草的活虽然也辛苦,但还是自由的。打草即:用一种大约1.3米左右高的大钐刀(形状同镰刀,刀体比镰刀的刀体大几倍)把刀柄夹在腋下,双手扶着钐刀的把柄,刀刃对准野草的根部,左右摆动身体,摆动一下身体,唰的一声草就倒下一片。比弯腰用镰刀快些,也省些力气。打下的草晒干后冬天喂牲口。连队的马车给我们送口粮时再装上满满的一车干草。

        我第二次去大西江是在几天以后。连里决定派我们武装排的一个女生班去驻扎大西江。我们带上帐篷、背包、军粮上了路。我们的帐篷建在四面环山的山角下。近处的山布满了树林,出现了一 片翠绿,远处的山也布满了树林,现出了一片浓绿,不同的林带有着不同的绿色。群山环抱着一片开阔的草甸子。这里水土肥沃,草甸子上盛开着五颜六色的野花。红的百合;金黄色的黄花;可做中药的紫色狼毒花.......这一簇那一片把碧绿的草甸子装扮得比花园还美。这里的草生长的很茂盛,高的有半人高,矮的是一丛丛的长在草墩子上。草墩子与草墩子之间有涓涓的流水且清澈冰凉。

       我们每天有一人做饭,夜里轮流站岗放哨,挎着的可是真枪实弹啊。我们住的地方周围见不到人烟,只有我们12个女兵。说不定树林里还会有熊瞎子呢。我们在早晨也曾发现过野兽的脚印。轮到我值班时我是瞪大了眼睛看着周围漆黑莫测的山林,手里紧紧握着上了子弹的冲锋枪,由于恐惧没有丝毫的困意,只盼望着东方的黎明。每天打草的人迎着初生的太阳,肩扛着大钐刀走在散发着野草清香的草甸子上,清晨的小草小花上沾满了露珠。在阳光的照耀下晶莹剔透。当一片片的草倒在我们脚下时,太阳已升的很高了,我们带着胜利的喜悦回去午休。傍晚劳累了一天的我们在夕阳染红的整座山林里无拘无束的在帐篷外擦洗一天的汗水,在大自然的怀抱中洗去一天的疲劳。晚上吃过晚饭我们看着满天的星斗,思念着远方的亲人。夜晚我们躺在潮湿的地铺上,讲着福尔摩斯侦探的故事。

       这就是我大西江的故事。这段生活虽然很艰苦,但却是我有记忆中的兵团生活最快乐的时光!

  评论这张
 
阅读(225)|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